首页 > 新闻 > 国际 >

豆瓣8.2分,票房冲8亿 《长安三万里》是国漫之光吗?

发布时间:2023-07-14 12:10:30来源:网络转载

 

搜狐娱乐专稿 (哈麦/文)《长安三万里》上映6天票房3.7亿,上座率超过大热片《八角笼中》《消失的她》,豆瓣评分8.2分,追近《哪吒》,猫眼专业版预测其最终总票房将冲8亿。

有人把它捧为“国漫之光”,“中国动画的新史诗”。但真的是这样吗?它的成功是因为唐朝和李白这个超级IP,还是因为电影本身够硬?

动画史诗还是科普版《唐诗三百首》?

《长安三万里》不是《李白传》,这是一部从诗人高适的视角讲李白的电影,期间穿插出现了杜甫、王昌龄、王维、岑参、贺知章、常建等名诗人,还有乐圣李龟年,书法家张旭、李邕,以及军事名将郭子仪、哥舒翰、张守珪,人物众多,野心很大。

创作团队试图做一部厚重的动画史诗,把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沧桑感拍出来,展现诗人们在其中的命运沉浮,和流传千古的唐诗的魅力。

为了这个目标,这部动画最终以2小时48分的版本上映,可以说在创造历史。

但遗憾的是,电影有史诗的长度,却没有史诗的味道。

故事以老年高适的回忆展开,一边在讲李白的生平,一边在讲高适的生平,还有他俩之间的情谊。中间没有故事片该有的起承转合,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,观众似乎在看百科版的李白、高适生平简介,流水账行文,只是用了动画的方式。

电影选了很多首观众耳熟能详的唐诗来展现,在故事进行的过程中,创造各种看似恰当的情境,让诗人们念出来,或者唱出来,展现诗人们创作这首诗时的背景和心境,对每首诗的理解,基本是科普的深度,都是课本里能找到的标准答案。

从这个角度看,《长安三万里》是有贡献的,起码对小学生、中学生来说,有了一部绘声绘色的课件电影,可以帮助他们去理解唐诗,比死记硬背容易多了。

但作为一部电影,《长安三万里》缺的是电影感。

所谓电影感,就是用镜头语言讲故事,表情达意,而不是靠人物说台词,现在很多有追求的电视剧都能拍出电影感,动画片比起真人电影、电视剧有很多优势,反而没了这个能力。

《长安三万里》开场很惊艳,一只鹰在空中翱翔,通过它的眼睛,整个长安城尽收眼底,历史感瞬间扑面而来。

但这样有电影感的镜头不多,大多数时候,都是靠台词推进故事。

到结尾的时候,甚至总结了一下中心思想,借高适的嘴说出来——“只要黄鹤楼的诗在,黄鹤楼就在。只要长安的诗在、书在,长安就在。”

这让人想起一档综艺节目,节目里,张颂文给学员们出临场发挥的表演题,让大家进到一个冷库里演热的感觉,作为导师的于正自告奋勇去演,进去后,于正缩着身体抱着双臂,嘴里不停说着“好冷呀!好冷呀!”

到张颂文示范的时候,他进去擦了擦汗,脱光上衣,把裤腰带解开透气,过了一会躺下,逐渐被热昏过去了。

这就是一个有没有电影感的例子。

好的电影,靠的是镜头设计,靠的是人物行为表达情绪、思想,看完后,观众自然能感受到编剧、导演要传达的东西,而平庸的电影,平庸的表演,往往靠直白地说出来,演出来。

浪漫诗仙还是癫狂烂醉鬼?

说到人物塑造,也是《长安三万里》最有争议的地方。

《长安三万里》对高适的塑造是能让观众理解的,他出身名门,家道中落,想干一番大业,不给老祖宗丢脸。他性格敦厚、刚直,有一身武艺,肯刻苦,愿等待,最终老有所成,乱世之中终于有机会进到了大唐官僚系统里,建功立业,完成自我实现。

而李白,在高适的衬托下成了一个眼高手低,做啥都没有耐性,整日烂醉如泥,寻欢作乐,最终还一脸懵逼地叛了国的失败者。

当然,电影用了很大的篇幅来塑造李白诗仙的形象,展现他的洒脱、不羁、自负、天才、浪漫,但这所有的塑造都停留在表面。

想要展现李白洒脱、不羁的性格,就用魔性的笑声,动不动就让他魔性大笑,一副“看我很爽朗吧”的样子。想要展现他的自负,就让他登门自荐被别人拒绝后,当街挥剑发飙,表达不爽,像个恼羞成怒的疯子。想要展现他的诗才,就让他夜夜笙歌,不停喝酒,迈着醉步说大话。

在多少人的心中,李白是自由、浪漫的象征,我们爱的是他诗里那种飘逸的才气,那种无拘无束的纵情和潇洒,还有那种看透人间事的悲戚,而这部电影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有些癫狂的烂醉鬼,一个放不下功名而晚年站错队的落魄汉。

李白和高适的友谊,以及诗人们之间友谊的建立也缺少说服力。

李白和高适是偶然相逢,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因一个帮了一个结缘,李白教高适相扑,高适教李白枪法,两人成了好友。后来,他们数次想见,数次分离,各自忙各自的生活。最后,李白叛国被捕,高适高升做官,一个审判者,一个阶下囚。

这种关系本来可以拍得很深,一体两面,出世和入世,展现人的复杂性,展现生命的光辉。就像经典日剧《白色巨塔》里的里见修二和财前五郎,就像《极速风流》里的詹姆斯和尼基,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,也可以是同一个人。

但《长安三万里》给人的观感不是这样的,它没有让观众看到两位诗人的内心和他们友谊的根基,他们始终是两个截然不同,性情和价值观都没有交集的人。

李白两次邀高适去找他,都因烂醉而忘记了叫他来这件事,高适备受冷落。观众不免会生疑,这种坚不可摧的友谊是怎么维持下去的?

其他诗人的出场更是敷衍,他们之间的情谊就是饮酒作乐,商业互吹,纯靠圈子混在一起。电影没有更多的笔墨去展现他们,但又不甘心,想塑造大唐诗人的群像,结果就流于表面。

国漫之光还是IP红利?

可能有人会说,电影好不好,票房成绩就是最好的证明,国漫就是崛起了。

但也要思考一个问题,《长安三万里》6天能卖3.7亿,可能最终能冲8亿,大唐和李白这个IP值多少?如果是个原创故事呢?

追光动画一开始野心很大追求很高,做了《小门神》《阿唐奇遇》《猫与桃花源》几部原创动画,没有一部挣钱,直到它转向IP。

开发IP后,追光一出手就尝到了甜头,《白蛇:缘起》票房不错,卖了近5亿。接着,又做了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,做了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《新神榜:杨戬》,虽然都没能大爆,但至少做到了盈亏平衡,甚至赚钱。

再之后是《长安三万里》,从虚构人物转向真实历史人物。

但做正经的历史片没法魔改,要正确,这极大限制了发挥,创作者在剧作上也没刻意求新,没试图挑战什么,用了最偷懒最安全的方式,这也造成了平铺直叙、四平八稳的观感,只有历史性,没有当下性。

为了主题正确,电影故事还没法完全按照正史演绎,哥舒翰为了证明自己对朝廷的衷心没投降,李白在完全无知的情况下成了叛国贼,身处统帅之位的高适为避嫌借郭子仪之手救了李白,这些历史细节都值得考证。

在人物塑造上,在主题上,《长安三万里》基本是照本宣科,没有跳出主旋律的窠臼,我们就像在看一部熟悉的主旋律教育片,只是背景在唐代罢了。

《哪吒》就不同,它放进去野路子出身的导演不被认可的经历、情感,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就有了一种燃感,它把李靖和哪吒的关系现代化,改成了能让当下人能共情的父子情深,哪吒和敖丙的关系也改得更具戏剧性更加人性化。

这样的用心在《长安三万里》看不到。《长安三万里》就像一场极尽华丽的晚会,观众是看到了想象中的唐朝,看到了饮酒作乐的诗人,了解了一些历史,但也仅此而已。

如果说这是国漫崛起,真的不能苟同。

国漫真正崛起应该有两个条件,第一,是不是不断有不依赖IP的原创动画获得成功;第二,这些动画能不能走出国门,受全世界观众欢迎。

如果以这个标准,显然,谈国漫崛起还为时尚早。

(责编: admin)

免责声明:本文为转载,非本网原创内容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