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文化 >

发布时间:2023-06-15 18:21:08来源:网络转载
玉润凉风,参差绿树。凭栏总是消魂处。日羞山远淡楼烟,双双青鸟勤飞去。
领犬轻阶,欣然佑护。晨光沐浴迢迢路。
白驹只顾惹丹曦,何曾肯为闲人驻。
(责编: admin)

免责声明:本文为转载,非本网原创内容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